弗赖堡vs拜仁
首頁  ⁄  漢邦資訊  ⁄  漢邦科技:專注的力量

漢邦科技:專注的力量

發布時間:2018-10-20


德國管理學思想家赫爾曼·西蒙首創“隱形冠軍”概念,用以指稱在國內或國際市場上占據絕大部分份額,但社會知名度很低的中小企業。

按照這一界定,位于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江蘇漢邦科技有限公司當屬典型的“隱形冠軍”企業。在工業制備色譜這一細分行業,漢邦科技的研發實力、規模產值都是全國第一。

記者昨日在漢邦科技公司采訪時得知,在連年快速增長的基礎上,今年公司銷售實現40%以上增長已是大概率事件,由于訂單遠遠超過產能,建立新廠區已提上日程。

抗爭宿命之路

從注冊時間看,漢邦科技誕生于1998年。但在董事長張大兵的眼中,漢邦科技真正的誕生年份應該是2005年。2005年前,漢邦科技只能算是銷售公司,從2005年開始才涉足研發、生產。

漢邦科技銷售、研發的都是色譜產品。

色譜是一種物理化學分析方法。1906年,科學家研究植物色素分離時提出色譜法概念,迄今不過110多年。1980年代以來,色譜在興奮劑檢測、食品安全分析等方面應用廣泛,色譜產業也隨之興起。資料顯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中,共有超過約600種化學合成藥和超過約400種中藥的質量控制應用了高效液相色譜的方法,其中包括屠呦呦賴以獲諾貝爾獎的青蒿素。

結緣色譜,源于張大兵的一次“偶遇”。1993年,張大兵所在單位與南開大學及世界衛生組織天津合作中心合作研發新產品,這一過程中要大量使用進口色譜試劑。

“既然需要大量進口,那么色譜一定是藍海產業。”張大兵一頭扎進色譜研究中。他自學色譜理論,自己動手研發色譜試劑。但由于種種原因,張大兵的色譜產業化之路并不平坦。一番折騰后,他于1998年辭職下海,創辦漢邦科技,做進口色譜品牌代理。

當時,國內只有北分、南分、上分和川分等國營單位生產部分氣相色譜和液相色譜儀器,大量的儀器、配件、耗材仍靠進口。“大家削尖了腦袋向老外爭取代理。”他回憶說,當時拿到代理的人很多都發了財。

做代理,張大兵是認真的。與北上廣等一二線城市的色譜從業者相比,地處三線城市淮安的漢邦科技能拿到代理,就證明了他的努力和成績。

入行越深,張大兵對門道摸得越清。代理一個品牌已經很難,維護成本更加高昂。做砸了,血本無歸。做好了,廠家說是品牌的成功,然后拼命加任務、漲價,而中國客戶多有越買越便宜的心理,于是利潤不斷被擠薄,經營空間越發逼仄。

“要不速死,要不慢慢死。”張大兵用四五年的摸爬滾打悟出了代理進口品牌的殘酷,殘酷得如宿命一般。

能夠將代理商“鎖死”在產業鏈末端、價值鏈低端的,是技術。技術本身是中性的,西方人卻因手握核心技術而傲慢,這讓張大兵如骨鯁在喉。

2005年,漢邦科技掉轉船頭,走上色譜研發之路。這條路,既是一個普通中國人的自尊自強之路,又是一名普通創業者的抗爭宿命之路。

面對“速死”與“慢慢死”,張大兵和漢邦科技狠了心要辟一條生路。



“舍”與“得”的辯證

2005年的漢邦科技還沒有自己的辦公、研發場地,五、六十口人擠在租來的樓房里辦公,要錢沒錢,要資源沒資源……,對行業的諳熟,以及長期的技術積累,是漢邦科技僅有的家底。

其實,漢邦科技最大的家底是做研發的態度:“要么唯一,要么第一。”

2005年當年,漢邦科技成功研發出國內首臺具有自主產權的動態軸向壓縮色譜柱,打破了國外的壟斷。2006年、2007年,漢邦科技連獲江蘇省科技攻關(重大)項目、國家科技部創新基金項目……

“當時還租房辦公,但省里真是敢給,市里也真敢撐腰。”張大兵感慨說,當時如果沒有省市大膽支持,漢邦科技很可能就失去了先機,遑論今日之發展。

國家和省里的項目資金支持,還是解不了漢邦科技的“渴”。張大兵開始“舍”,引進浙商創投、清科創投等風投資金,引進戰略投資人、上市公司。漢邦科技創辦時,他的股份是90%,現在稀釋到了45%。但是,漢邦科技由此撬動了7000萬資金,于2008年搬進了屬于自己的廠區。

“股權稀釋就像‘嫁兒子’,萬般不舍又必須要舍。”張大兵說,外部資本介入的過程,也是企業規范管理、規避風險的過程,有“舍”有“得”。

翻越了“錢山”,還有兩座“大山”要翻——人才、技術。漢邦科技靠的還是“舍”。2006年,公司重金聘來了第一位碩士。4年后,迎來了第一位博士——李勝迎。張大兵敢“舍”,直接聘李博士為執行總經理。現在,漢邦科技擁有6名博士、近30名碩士,中科院張玉奎院士10多名頂級色譜研究專家成為公司技術顧問。

有了人,就有了底氣,漢邦科技研發投入更加舍得。“近年來研發投入每年都超過1500萬元,賣5塊錢產品,就要拿出起碼1塊錢用于研發。”漢邦科技人力資源總監沈健增說,與高校院所搞合作,項目資金上百萬地給,公司研發人員的收入普遍超過中層干部,甚至超過高管。

“舍”“得”的辯證中,是企業家的胸襟,更是企業家的智慧。出讓股權、舉債經營、高薪引才、巨資研發……,這一切都指向了一個目標——做行業“唯一”、“第一”。

2007年,漢邦科技研發出國內首臺商用模擬移動床色譜系統,2010年研發出國內首套隔膜泵式工業防爆制備液相色譜系統,2013年推出國內首套超臨界流體色譜系統,2015年再推國內首套1100mm動態軸向壓縮柱,2016年全球首創超臨界模擬移動床色譜……現在,在工業制備色譜領域,國內已無出其右者,漢邦科技一騎絕塵。

張大兵說,當年做色譜代理的同行大多發財了,但也基本都改行了,只有漢邦科技專注色譜20年,搞出了這么多“唯一”、“第一”。

這,就是專注的力量。

下一站,全世界

20年磨一劍。

漢邦科技實現了從銷售企業到技工貿企業的蛻變,成長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國家火炬計劃重點高新技術企業、國家知識產權優勢企業。

現在的漢邦科技擁有江蘇省企業院士工作站、江蘇省生物化學過程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江蘇省工業制備色譜技術工程中心等多個省級研發平臺,授權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外觀專利分別為11項、40項、6項,在申請專利150多項,獲批軟件著作權近20項,在國內同行遙遙領先。

在工業制備色譜領域,“要么買漢邦,要么買進口”成為企業的口頭禪。沈健增說,國內藥企前50強以及中石化、中糧等央企,都有漢邦科技的產品。今年以來,漢邦科技又在行業率先推出整體解決方案,實現了從產品到“產品-服務”的轉型。

張大兵贏得了宿命的抗爭。但是,做代理時西方人的苛刻與傲慢,始終銘刻在張大兵的心里。他不僅要實現進口替代,還要出口國外,讓昔日的“老師”見識中國企業的骨氣與風采。

這一努力最初的成果發生在2012年,漢邦科技實現第一臺設備出口,價值30萬美元。

張大兵說,這些年,漢邦科技做了所有能做的國際國內認證,就是為了下一站——全世界。

今年,漢邦科技的國際訂單已超過20%,產品遠銷英國、瑞士、挪威、印度、韓國、俄羅斯等全球20多個國家及地區。

對漢邦科技來說,工業制備色譜領域的標兵如今只剩下法國諾華賽一家。幾年前,看到漢邦科技的實力和地位,諾華賽主動上門,與漢邦科技談合作。所謂合作就是收購,讓漢邦科技做諾華賽的代工廠。

“下一步就要趕超諾華賽,爭創世界第一。”張大兵對合作的態度顯而易見。

弗赖堡vs拜仁 9码倍投方案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万能娱乐输钱的有群吗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天天彩票app下载 定位胆6码高级倍投 玩通比牛牛有什么技巧 老版7070彩票官网 重庆时时彩官网 吉林时时开奖规则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下324中了中多少钱 北京pk10赛车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彩经网 免费麻将单机 中国足彩在线首页 重庆时时彩平台